庞大的跨国公司取代政府成为权力中心,通过无所不在的电脑网络对个体生活实施管控,腐败横行,社会疏离,人们沉迷于虚拟实境所提供的廉价娱乐,以及等效于毒品的强力神经刺激,牛仔般的反英雄等等。
后工业,后马克思,后现代,技术决定论,拟像与仿真,超人类主义
但是绚烂的霓虹灯、巨幅广告、密集城寨就一定是赛博朋克的入门标准吗?其实也不一定,从刚才的分析来看,对抗高科技带来的社会问题,思考人类价值才是赛博朋克的精神内核,外在并不是决定此类作品的唯一标准。
赛博朋克小说、漫画和电影里经常见到的是脑后插管。
现实世界中各种社会发展也朝着赛博朋克描绘的“高等科技低等生活”全速前进,社会贫富差距日益加剧、大企业、大数据对人类社会的全面监控等等
威廉·吉布森也在本年发表了短篇小说《全息玫瑰碎片》(Burning Chrome)
1982年上映的《银翼杀手》宣告赛博朋克从文学走向电影领域。
为赛博朋克风格定调的是1984年威廉·吉布森发表的长篇小说《神经漫游者》
1983年布鲁斯•贝斯克发表的短篇小说《Cyberpunk》
《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
菲利普·迪克Philip K. Dick
少不了的霓虹灯、数码投影和全息影像、雨水和透明材质、极简主义的装饰风格,废旧破败的未来主义贫民窟等组成了此类风格的基本设定。
赛博朋克作者们常常将对当下社会现实问题的批判、对历史的反思、对哲学的思考融入其中,呈现出其深邃的底蕴。
赛博朋克风格给人的基本印象是一个科技高度发展、人被极端秩序化、阶级极其分明且固化的制度世界里,只有少数人掌握着最高权利、享受着光鲜亮丽、几近奢靡的高端生活,而大多数人生活在无序堕落的密集城寨中,体现出未来主义式的反乌托邦内核。
《铳梦》与《攻壳机动队》、《阿基拉》并称为“日系赛博朋克”三巨头。
戴锦华
蔓生指的是大城市的无限扩张,就好像植物的蔓藤一样最终彼此连接在了一起,那么城市和城市之间的郊区、绿地就不存在了,资本掌控下的城市,就成为了人类生存的“自然环境”。这是人体的外部,而人体的内部,就是前面说的赛博空间。在这样统摄性的资本逻辑当中,人类个体成为了大机器上的螺丝钉。
蔓生三部曲
吉布森的《神经浪游者》
在他们笔下,赛博空间是高度资本化、商品化的。人脑被信息技术联结在一起,这个空间主要是用来给资本家挣钱的。小说主人公们永远都是黑客,因为他们对技术的掌握,使得他们尚有一丝游走在资本所不能及之处的空间。